• 两会百科全国人大代表如何产生 2018-03-28
  • 我要跟不喜欢的相亲对象结婚吗? 2018-03-28
  • 同志有哪些特点 同志的形成和2个因素有关 2018-03-28
  • 国际杰出青年科学家加盟百融金服 共同打造AI金融实验室 2018-03-28
  • 北京新能源车取消备案制 充电价格同步放开 2018-03-28
  • 喜马拉雅另一侧的秘境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-03-28
  • 风水局txt小说免费下载 2018-03-28
  • 2017年德国私人消费增速创20多年来新高 2018-03-28
  • 美迈阿密一座在建天桥坍塌致多人死伤 搜救持续 2018-03-28
  • 大富翁4funpc版大富翁4fun电脑版下载 2018-03-28
  • 在网站面对黑客攻击时应采取什么措施来防范 2018-03-28
  • 中国拟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 2018-03-28
  • 眉山供电:桃花山上的“别样风景” 2018-03-28
  • 卡塔尔向意大利签购28架NH90军用直升机 3年内交货 2018-03-28
  • 四川成都大邑高山古城考古发现成都平原最早人骨 2018-03-28
  • 快讯
    微信

    扫一扫,
    或在微信中搜索
    "作家网"
    微博

    扫一扫,
    或点击直接进入
    "作家网"
    官方微博
    QQ群

    扫一扫,
    或点击加入
    "作家网qq群"
    官方qq群

    花魂

    2018-03-13 14:05 来源:作家网 作者:李明月 点击:
    0
    A- A+

    花魂
     
    作者:李明月

     
    南高原有一种常见的树:构皮树,在仲春时节,正值花期。起风了,一串串淡绿色的花,顺着流水,呼呼招展。
     
    我依着栈道护栏,在一个高度,看眼前的这棵构皮树,约二十米高,对岸青山逶迤,一山突兀,山腰有洞,背景玄黑,把构皮树的花韵,精准的衬托出来。构皮树花是不起眼的,山野随处可见。正要前行,突然,看见构皮树花梢,出现一小团烟雾,又很快消失。我恍惚了:是真的看到了,或看走了眼?定定神,小雨停了,山谷渐清渐明,河水翻卷着天空的蓝。  

    一团白色烟雾,形态优美,从出现到消失约两秒。
     
    “花魂”:我的意识里,总是不自觉地萦绕着这两个字。我决定不往前走了,用积攒很久的耐心,盯着一串绿花,想看个究竟。
     
    约半个多小时,花梢出现烟雾的情景,再现了!我似乎明白:是构皮树花释放的气息。在对面山幽深的背景下,我又在刚好的位置,就让我看见了!
     
    看见了,一直存在的,成了发现……按捺不住内心的萌动。仿佛老天赐予我一份厚礼,在这个春天,我与构皮树花开的气息,融为一个瞬间。
     
    这会的山谷,天清气朗,这棵开花的树,大部分呈现于阳光中,受光叶子亮闪闪的,有些刺眼,对岸的山林,愈加幽暗。
     
    “我要把构皮树花开的气息拍照下来……”方对得起当下的看见。
     
    有一种挑战是隐形的,没有对手的。我拿的相机,非专业,普通的卡机,亦无三角架,只有50备的光学变焦。
     
    此刻,我靠山面山,一心一念,守着一段流水,守着一棵构皮树花的玄机,长时间的举着相机,一动不动的等待:比守鸟更需耐心,体力和站功……因我等待的,不是什么具象,而是一团烟一缕雾——一串花攒足的功夫,被自身开启的一个瞬间……瞬间之后,一串花便渐渐凋零,一颗颗小果会慢慢长大变红。
     
    这是我拿相机行走以来,最累的一次活计了。我把相机作为一位伙伴,帮我记录和发现。我关注的,是那些被忽略的,蕴含诗意的事物。如一滴水落在水中的倒影,树上的青苔顶着露珠,被一抹晨光照亮边角,所闪现七彩。
     
    当然,遇到什么我就拍摄什么,没有预期。发现了什么,就仿佛看到另一个自己,在事物中翘首了多年,终有一天,被我内在一声磬,敲醒了。怦然心动的一刻,相互认领了“对方”。
    终于等来一个瞬间,可是风太大,溢出的气场还没成形,眼看着几缕细细的乳白烟雾,消散了。再对着一串绿花久等。其实是在碰运气,因为我我无从知晓,这串花的气息有没有释放,但愿风小些,再小些……
     
    也许是我的静心和耐力,终于等到了,一串花,再被自身开启的功夫,山谷无风,一团优美的气场形成……我拍下这个瞬间。
     
    有种语言说不出的,我不想错过,看见的花开,更不想错过感知的暗中,以及因缘聚合的瞬间。
     
    [转载]明月摄影:我拍到构皮树花的气场—纪实随笔:花魂
     
    一位中年男子,看我长时间的举着相机,对着一棵树,枝头无色无鸟,他花时间看我,是在揣摩吧。突然一语惊出:“天哪,这棵树在冒烟……”那人也看到了,用不同的语境弹出。他路过我时说,当时我灰头土脸的靠着树:“你还真有功夫,不容易啊……”
     
    花了一上午,拍到了几朵有形状的气息。过了午时,这棵构皮树,再没有气息溢出了。一棵蕴满先机的构皮树,释放自身的时间,大约两个时辰。一棵花语盈盈的树,在合适的时间,合适地点,遇到了合适的人。我理解了古诗词里的——解语花。我是幸运的,因我发现了,事物本来的一面——这是千金买不到的珍贵。
     
    一个花开的瞬间,一团被自身能量,打开的气场。这一团团气息充满了,自性的清香。我想到了所有的花开,一叶嫩芽伸展的瞬间,都会在一个适当的时间里,释放自己的内涵,与更多的形态相融合。
     
    [转载]明月摄影:我拍到构皮树花的气场—纪实随笔:花魂
     
    我想到一只蝉一只蝴蝶羽化的瞬间,一条鱼一只小虫破卵的瞬间,一只鸭一只鸟破壳的瞬间,一只猫一匹狼一个人,离开母体的瞬间,与一朵花开的瞬间,一片芽孢冒出的瞬间,都在释放他们(它们)的气场,浑然为一个生命的大能量场。每一个生物,每一种植物,都在供养对方……
     
    我想到一种植物、每一个生灵死亡的瞬间,他们(它们)的魂魄,应该就像一串花的气息,袅袅的离开,融入到另一个存在中,随缘轮转。
     
    美国麻省有位医学专家:邓肯.麦克道高(Dr. Duncan MacDougall),于1907年4月发表在“美国医学”杂志上的一项关于灵魂的研究,引起了不小的波动。为了验证灵魂是可以测量的物质,设计了一种安装在高灵敏度秤上的床。让濒死的志愿者躺在上面,然后精确测量出濒死者的体重,在死亡的瞬间,所发生的体重变化。死亡的瞬间丢失的部分,就是灵魂的重量了。试验得知,人的灵魂重量是:21克。
     
    俄罗斯的科学家康斯坦丁克罗特科夫,他用一部生物电成像相机,在人死亡的瞬间,拍下了灵魂离开身体那一刻。
     
    我的好友李燕(真实姓名),曾发生严重车祸,抢救了三天才苏醒过来,她说自己飘上天花板,看见了医生抢救自己的过程,看见了家人在哭,她大声喊,但别人听不见。后来就飘远了,或飞远了,可以从任何物体中穿过,不受三维物体的控制了??蓟褂行┡?,渐渐舒服了。她感觉的时间是飞了两三个小时,清醒后,已经过了三天。
     
    我相信生命能量(灵魂)是守恒的。就像一串花的气息释放出来,很快消散了,但充盈到了大气之中。如我在这条河流走了五年,路过了多少棵构皮树,这个春天才看见,一串花释放的气息。其实,我的肉眼又能看见多少呢?
     
    此刻,我闻到了山谷里的各种植物、花朵和各种小生灵的气息,交织渲染中,与四面八方遥相呼应。万物就像一个呼吸,一个个“我”的因子——他们与它们,行走的奔跑的入静的,里面袅袅掺和着“我”的魂魄,参与构皮树花开启的一个瞬间,以及所有的瞬间之后……
     
    2017、5、19
     
    作者:李明月
    图片:李明月
    来源:李明月禅画 新浪博客
     
   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5c97582c0102x14g.html
     
    新闻热线:010-85766585/010-85753668/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:18612791266@126.com
    投稿邮箱[散文:zjwswsb@126.com  评论:zjwwxpl@126.com  小说:zjwwxxs@126.com  诗歌:zjwscgf@126.com]
    作家网QQ群:209231420 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/1032室 邮编:100015
   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-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:13753722
    版权所有: Copyright 2002-2016 作家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