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两会百科全国人大代表如何产生 2018-03-28
  • 我要跟不喜欢的相亲对象结婚吗? 2018-03-28
  • 同志有哪些特点 同志的形成和2个因素有关 2018-03-28
  • 国际杰出青年科学家加盟百融金服 共同打造AI金融实验室 2018-03-28
  • 北京新能源车取消备案制 充电价格同步放开 2018-03-28
  • 喜马拉雅另一侧的秘境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-03-28
  • 风水局txt小说免费下载 2018-03-28
  • 2017年德国私人消费增速创20多年来新高 2018-03-28
  • 美迈阿密一座在建天桥坍塌致多人死伤 搜救持续 2018-03-28
  • 大富翁4funpc版大富翁4fun电脑版下载 2018-03-28
  • 在网站面对黑客攻击时应采取什么措施来防范 2018-03-28
  • 中国拟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 2018-03-28
  • 眉山供电:桃花山上的“别样风景” 2018-03-28
  • 卡塔尔向意大利签购28架NH90军用直升机 3年内交货 2018-03-28
  • 四川成都大邑高山古城考古发现成都平原最早人骨 2018-03-28
  • 快讯
    微信

    扫一扫,
    或在微信中搜索
    "作家网"
    微博

    扫一扫,
    或点击直接进入
    "作家网"
    官方微博
    QQ群

    扫一扫,
    或点击加入
    "作家网qq群"
    官方qq群

    侏儒手记

    2018-01-07 11:32 来源:作家网 作者:夏超 点击:
    0
    A- A+

    侏儒手记
     
    作者:夏超
     
    1
    我出生在人群。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,所以我无法向任何人抱怨我矮小的身材,无法抱怨因这副身体而承受的命运。现在,我已坦然地接受了这一切,不是因为我获得了生活的真谛,而是我根本就无法改变。
    我出生在人群,生活在人群的阴影之中。我知道,将来有一天,我也会死在这里。在关于遥远过去的模糊记忆里,当我睁开双眼,周围就是来来往往的人群。我还未站稳,几个人就挤过来,我便被人群裹挟向前。
    我的一生就此开始。
     
    2
    我身材矮小,我看不到人群的边际。我仰起头,只能看到镶嵌着一颗颗脑袋的阴沉天空。
    放松地看一看天空,不是容易的事。当我将头高高扬起,身旁路过的人撞上我时,我可能失去平衡,如果我撞到别人,很有可能被痛骂一顿,而如果我被撞得跌倒在地,那就极为危险了。只有我足够强壮,或是别人向我伸出稀少的援手,我才能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重新站起来。如果我没能站起,很有可能被践踏而亡。
    这样死去也不值得任何抱怨。很少有人乐意主动踩踏别人的,踩踏者之所以踩到别人的手,踩到别人的脚,踩烂别人的脸,踩断别人的肋骨,只是因为他身在人群,身不由己。周围的人挤着他,他无路可走,甚至可以说,跌倒者还挡住了他的落脚之地。所以,有时能够看到,踩踏者不仅不会对被踩踏者表示歉意,反而恶语相向,啐他一脸口水。
    当我身边的人群变得稀疏一些,我才敢抬头,幸运的话,我能看到几朵阴云间有一只黑鸟扑翅飞过,像一颗黑色流星。
     
    3
    在人群中生活有个好处:你不必选择方向。人群向东,你向东;人群向西,你向西。
    在人群中生活有个坏处:你几乎无法选择方向。人群向南,你必须向南;人群向北,你必须向北。
    有时,我随着人群向东走,人人都分得一勺肉羹;有时,我随着人群向西走,最后饥肠辘辘,两手空空。所以,时而在南方,我胖得像一只臃肿的鼹鼠,时而在北方,我瘦得如一截枯木。
    我曾经试图从人群中逃离,但并不是为了追求自由而决定从人群中逃离,当然最后失败了,但最初的动机很明确,就是我厌倦饥饱不定的生活,我想找到一处每天都能吃饱喝足的地方。
    我利用矮小的身段,在周围腿和腿的空隙中朝着一个方向不停穿梭。我相信我迟早会挤到人群的边缘,成功脱离。但是一天过去了,两天过去了……最后我已经记不清过了多少日子,我的眼前仍是不断摆动的长腿。这些腿就像不断变换位置的牢笼的栅栏,将我困在自己的脚印中,无法摆脱。
     
    4
    我有时想,或许,逃出人群也不是一件好事。
    如果人群之外是更好、更有意义的地方,那么处在人群边缘的人肯定会离开去往别处,等他们走开,一圈崭新的人群的边缘就出现了,这些人接着离开……如此下去,这无边无际的人群会像洋葱被一层层剥开,最后消失。
    但这些不断离去的人,最后是不是又在别处聚成一个新的人群?;蛘咚?,这个新的人群不过是原来的人群转移了地方而已。
    现在,我身在的人群还完完整整地存在,没有分崩离析的迹象,那这人群中的某处一定存在着巨大的秘密,像一个磁性的中心,将这些人如铁屑般吸引而聚拢起来。
    于是,我决定去寻找这个中心,但我又走到了一个穷途末路。因为我无法得知人群的边界,我身处其中,便根本无从得知中心在何处。任何一点都可以是人群的中心。如果处处皆为中心,那中心就不存在。那人群又是何以成为人群的呢?
    或许,无论是在人群中还是人群外,根本就不存在一个更好、更有意义的地方。人群只是一个巨大的谎言,掩盖着人的虚无。
    想着这些问题,我找不到答案,感到痛苦。
     
    5
    不去思索,安心呆在人群,并不能消除所有的痛苦。
    有时,人群几乎是停下来,变得异常安静。每个人都直直站立,望着一个方向。我听到有几个人在远处奇怪地喊叫,夹杂着金属碰撞之声。人声如一团麻绳,杂乱地绕在一起。突然,人群弹出一阵大笑,人们前仰后合,将我挤痛。我露出愤恨之色,被旁边的人看到。他们低头对我怒目而视,逼问:“你为什么不笑?你心里想着什么?”他们的阴影落在我胆怯的眼中。“哈哈哈,真有趣!”我开始假装和他们刚才一样开怀大笑。一会儿,又是一阵嘘声,夹杂着咒骂,我小心看着他们的表情,努力和他们一样去嘲笑,去讥讽。
    我不知道远处正在发生什么。如果我知道,说不定我会觉得那件事并不可笑,或者并不应该被耻笑。谁知道呢,我还是装作和他们一样比较好。
     
    6
    我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。
    有时,人们一脸严肃,听远处一个人在扬声器中饱含激情地咆哮,讲着另一个人群的事。这让我感到吃惊。原来这世界上并不只一个人群。原来人群并不稳定,或者说,比我想象的更为稳定:一个人群可以分裂为不同的人群,不同的人群也可以汇成一个新人群。
    人群举起拳头,人群喊着口号,我不知道他们究竟要去做什么。
    人群听到了炮声,人群说军舰要沉了;人群看见远处的火光,人群说宫殿被烧了。人群沉默不语,人群翘首以盼。人群说我们革命吧,人群说将有新生活。人群挤来挤去。
    人群说一座桥塌了,人群说野兽来了;人群说我们不能走,人群说投降吧;人群说能吃饱就行,人群说北风吹过大江,人群说太阳升起来了。人群挤来挤去。
    人群说上山去,人群又下海了;人群说吃得好,人群又闹饥荒;人群砸了龙王庙,人群又修缮了灵堂。人群说生活真美好,人群说我们被骗了。人群挤来挤去。
    对于这一切,我感到疲倦。人群仍旧挤来挤去。
     
    7
    我感到疲倦。突然我双腿发软,被挤倒在地。
    一只脚踩了上来,我无处躲闪,踩到我的脚踝上。那个人感觉被绊了一下,身子前倾,撞到了前面的人,说了声抱歉,继续向前走,没有低头看我一眼?;蛐?,是我太矮小,像一块石头,无法引起他的注意。
    接着又是一只脚,一只脚……我放弃了呼喊。我不知道即便我呼喊,是否会有一只手伸向我。即便有一只手向我伸来,将我拉起,我的下一次跌倒也会很快到来。因为我已经对人群彻底厌倦了,这意味着——死亡。
     
    8
    在我弥留之际,在脚落在身上已无痛感时,我的脑中闪现了幻梦一般的片段。
    我看到我再一次从人群中逃离,终于在一个阴沉的雨天挤到了人群的边界。那些铁栅栏一样的长腿变得越来越稀疏,我向前迈出几步后,一根也不剩了。我走到了人群的边缘,站立的地方却是一个悬崖。
    从悬崖向前眺望,我看到了不再被人的脑袋所镶嵌的天空,那么辽阔那么深远。天空下,是同样辽阔而浩淼的大海。浪涛翻涌,呼应着天空上卷曲的云团。
    雨在下。雨,一颗颗落着,一颗颗落在海浪中,一颗颗消失在无际的大海中。
    一阵海风挟着雨滴吹在我脸上,我感觉冷。我突然有些怀念人与人相互拥挤时的温暖。我转身望向不远处涌动的黑压压的人群,却不想迈出返回的脚步。
    “哇——哇——”
    一阵婴儿的哭声将我从彷徨的幻景中拉出来。眼前,一只脚又将落向我。
    我要死了。我想,我当初诞生在人群时的哭声,是不是也如此孤独?
     
    2013/10/30 凌晨
     
    新闻热线:010-85766585/010-85753668/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:18612791266@126.com
    投稿邮箱[散文:zjwswsb@126.com  评论:zjwwxpl@126.com  小说:zjwwxxs@126.com  诗歌:zjwscgf@126.com]
    作家网QQ群:209231420 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/1032室 邮编:100015
   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-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:13753722
    版权所有: Copyright 2002-2016 作家网